Zach

我是一隻眼睛。機器的眼睛。從今天開始我永遠脫離了人類的固著性。

我,這部機器,用只有我能看到的方式將世界展現給你。

我不斷運動著。我接近物體然後拉開他們。

我在它們腳下匍匐爬行。我跟著奔跑的馬嘴移動。我隨著起起落落的身體起起落落。

是我,這部機器,在混亂的運動中運籌帷幄,以最複雜的組合紀錄一個又一個動作。

我超脫了時間與空間的束縛,調整宇宙間的任何一點,隨心所欲地決定它們的位置。我的作法創造了一種對於世界的新感知。於是我用一種新的方法向你解釋這個未知的世界。 —— 1923 Dziga Vertov

人的一生就如同一塊大拼圖一樣,每個人都隨著時間,把自己的每一個生活的過程轉變成一塊拼圖,一片一片放上去,也隨著時間的流逝,拼圖雖然不會消失,但是顏色和內容卻會漸漸變淡。

在賓客雲集的婚禮上,或穿著典雅的禮服兩人手牽手走在綠意盎然的草地上,亦或抱著兩人一起孕育出來的小寶貝。

在值得紀念的日子,把當下的時光、溫度、感動記錄下來,可以在若干年後,一而再再而三地邊觀看,邊回憶從前的點點滴滴。

以前的過往我也許沒有機會參與,但是現在一生最重要的時刻,最不能遺忘的一天裡,讓我能用我獨有的觀察,記錄下這天你參與到的過程,你看不到的角落,你自己的歡笑與感動。

讓我能把這天更完整的拼圖交給你放上你自己的人生,而且以後能一直維持不變的色彩。

這就是我的使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