婚禮攝影|新竹晶宴|婚禮小故事

婚禮攝影|新竹晶宴|婚禮小故事
婚禮程序裡的探房,新娘會給予來的親友不定額的紅包。過程中,每個想拿紅包的親友都要說一兩句吉祥話,免不了就是那些常聽到的那些,但是,這一天,我想我應該會把它列為這輩子看過最難忘的一段時光吧。

婚禮攝影|頤品飯店|婚禮細節

婚禮攝影|頤品飯店|婚禮細節
婚禮攝影|頤品飯店|婚禮細節婚禮前的溝通時,新娘就說自己比較容易有情緒,婚禮當天,我提到爸爸是不是也很容易感傷,新娘回答說:很怕父親掉眼淚的時候,自己也跟著大哭。沒關係的,我安慰著。跟著補一句:哭出來也很好的,看我之前拍新娘掉眼淚也很美呀。(心裡是真的有想要她哭,我好像有點壞)結果就是。。。[...]

婚禮攝影|新竹戴安莊園|新人感言

婚禮攝影|新竹戴安莊園|新人感言
一直很猶豫要不要請婚攝,因為有一群強大熱愛攝影的親友團,可以幫忙紀錄,而且可以順便省下一筆。詢問了很多人,覺得婚攝不只是拍新人,可以拍親朋好友和大合照,就覺得好像頗值得請。 而且親友也可以不用當打雜工一直認真拍照。但毛多的我一直找不到『心目中就是他了!』的攝影師。 在半放棄的兩個月後收到啟河哥的來信,覺得作品和呈現出來的感覺是我想要的。 立刻加賴詢問細節,溝通中。。。[...]

婚禮攝影|台南商務會館|新人感言

婚禮攝影|台南商務會館|新人感言
拍完了婚禮最後的幾張照片,Zach邀我和老婆至會館外的停車場拍幾張收尾的照片。穿過了雜草叢生的石子路面,他為我們拍了幾張逆光的照片,為這次的婚宴畫下一個句點。當初看著在好婚市集上數十數百個攝影師自介及作品集,平常有在玩單眼的我很是挑剔,怎麼都選不到滿意的。要嘛是顏色太怪異、要嘛是後製感太重,或者照片不知所云,在好幾次的來回搜索,終於看到一個順眼的"婚禮紀錄"。對的,我只想要有人幫我記錄那個時刻,不要盯著鏡頭擺拍、不要噁心巴拉的矯揉造作,在這樣的條件下,眼前的這一位深得我心,很快的我們就敲定了時間。。。[...]

婚禮攝影|頤品飯店|婚禮小故事

婚禮攝影|頤品飯店|婚禮小故事
在求婚時,男方拿著戒指給女方是在理所當然不過的事。在兩人相處的日子裡,梅信睡覺的時候,做了一個夢,詳細的內容記不太清楚,唯一印象還記得的事就是耀瑋拿了一個木頭戒指跟她求婚,隔天,也就跟耀瑋提起。耀瑋聽完的當下,其實沒有太多的反應,只是把這件事擱在心裡,默默地在計畫怎麼把這件事做得有點驚喜感。。。。[...]

婚禮攝影|八德彭園|新人感言

婚禮攝影|八德彭園|新人感言
陸續陪了我們兩次的會勘,針對流程、燈光走位到活動都給了很多建議,也使我們多了些新IDEA。當天的攝影,一開始幫我們拍了婚戒、捧花、禮車等,如果沒有這些作品,我們也會忽略了這些美好的過程。從梳化到最後一拍,除了中間的侶攝外,沒有引導、沒有指揮、更沒有要求動作,應該說啟河哥沒有去打造畫面,而是從過程剪輯,讓我們當天很放鬆做自己,不只是我們,參予的親友亦有精彩的照片。[...]

婚禮攝影|頤品飯店|婚禮細節

婚禮攝影|頤品飯店|婚禮細節
『類婚紗?』 我先說我不是很喜歡這個詞,雖然這個詞是大家比較熟悉的名詞。 婚禮攝影|頤品飯店 我能理解新娘都會想拍(也許新郎也想?),只是真的要想想是不是真的有『時間』能拍,是的,時間才是重點。 上面我並沒有說我不拍,而是提到時間才是問題,這意味著很多新娘都只是先問攝影能不能拍,而不是問自己時間允不允許拍。如果已經在煩惱婚禮的流程要放什麼程序進去,那就先把程序決定出來再來討論拍不拍類婚紗的部分,我認為這才是相對比較正確的做法,如果真的不知道怎麼安排,這部分也是在服務的範圍,也就是可以跟我討論,我也會就經驗上來給予建議。 婚禮攝影|頤品飯店婚禮攝影|頤品飯店 這是場歷經2019到2021年準備的婚禮,經過太多的時間跟意外才完成的婚禮,不管是對新人來說或者對我來說,一定都是難忘的經歷了。在舉辦完之[...]

人像寫真|在海島上的日子

人像寫真|在海島上的日子
人像寫真|在海島上的日子陽光、沙灘、海水。在海島上的日子總是會有這些,這些日常存在身邊的元素,自然,像呼吸般的絕對存在。也許,溫度改變會帶來外貌的不同,卻也讓我們看到多變化的一面。早晨,溫和的風從陸上升起,帶著風力發電機的扇葉緩緩轉著;正午,熾熱的陽光,沙上浮著蜃樓,空氣裡海水的溫度似乎快沸騰,只能躲著遠遠的,在陰影裡;午後,海平線湧起一片雲海,風不再是風,水氣如浪潮,充滿能量的風如高牆,阻擋在行走的路上;每天就這樣循環著,如日常一般。[...]

婚禮攝影|大直典華|婚禮細節

婚禮攝影|大直典華|婚禮細節
婚禮攝影|大直典華|婚禮細節,『婚禮過程的片段』總是,會有整理服裝的過程,在拍攝這樣的畫面時候,不要過分的干涉,我認為是攝影師應該有的觀念,通常我也都會離距離超過兩公尺以上,這是我認為不會給畫面中人物壓迫感,也不會讓他們感覺到我在旁邊的距離,那,什麼才算不『過分』干涉?我想,應該是新人說的才算數。[...]